出重拳 掃黑惡 保平安
TEL: +86-760-87881086
堅決打贏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攻堅戰
資訊中心首頁 > 中穗 > 資訊中心
行業資訊公司新聞媒體報道

廖岷:融資租賃業營改增政策不適應實體經濟發展需要應進行微調

來源:網絡 發布日期:2016-09-14 點擊量:1609
       伴隨著財稅【2016】36號文件的出臺,全面營改增的靴子落地,營業稅正式退出歷史舞臺,融資租賃業的增值稅稅負較試點階段發生了較大變化,對融資租賃業的影響也是有利有弊。全面營改增已經施行四月有余,新的稅制調整給融資租賃行業帶來哪些變化和影響?還有哪些問題尚需明確?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學術委員、上海銀監局局長廖岷指出,我國以增值稅取代營業稅的改革,無論對宏觀經濟運行還是融資租賃業長期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但目前關于融資租賃業的營改增政策仍存在改進空間。應充分考慮融資租賃業在實體經濟中發揮的特有作用,對現行營改增政策進行微調,從而達到為實體經濟減稅、刺激經濟運行的目的。

        原創聲明:本文節選自《新金融評論》2016年第4期(總第24期)廖岷《融資租賃業營改增概況及其影響分析》,轉載請注明出處。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SFI及CF40立場。


融資租賃業營改增概況
      在我國,融資租賃業共有外資融資租賃公司、內資融資租賃公司和金融租賃公司這三種公司類型,其中內外資融資租賃公司由商務部監管,金融租賃公司由銀監會監管。近年來融資租賃業迅猛發展,截至2015年末,三類融資租賃企業總數為4508家,同比增加了2306家,增幅為95.49%,其中金融租賃公司44家;融資租賃合同余額約為4.44萬億元,同比增加1.24萬億元,增幅為38.8%,其中金融公司融資租賃合同余額1.51萬元。

1. 營改增試點階段主要政策
      融資租賃業是最早參與營改增試點的行業之一,在試點階段,主要針對融資租賃業中的有形動產租賃進行營改增,試點階段主要規定了有形動產租賃服務增值稅稅率17%,差額計繳增值稅;對符合條件的融資租賃業務增值稅稅負超過全部租金的3%部分(試點之初為超過租息的3%) 實行增值稅即征即退。

2. 全面營改增階段主要政策
       在試點之后的全面營改增階段,根據2016年新頒布的相關政策,融資租賃業的增值稅稅負較試點階段發生了較大變化。如將租賃服務按不同性質及不同租賃物進行了區分,適用不同的稅率,其中售后回租服務改為適用6%的稅率,不動產租賃適用11%的稅率。


營改增全面推開對我國融資租賃業的影響

        2016年3月,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聯合下發《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財稅〔2016〕36號,以下簡稱36號文),宣布自2016年5月1日起,在全國范圍內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建筑業、房地產業、金融業、生活服務業等全部營業稅納稅人,納入試點范圍,由繳納營業稅改為繳納增值稅。其中對于融資租賃業的增值稅政策,較試點階段進行了較大調整,設置了多檔稅率,并將不動產租賃納入了營改增范圍。

(一) 全面推開階段政策變化及其影響

1. 有形動產融資性租賃業務稅負影響
       根據36號文,有形動產融資性租賃業務區分為直租業務和售后回租,適用不同的稅收政策。直租業務基本沒有變化,稅率仍為17%,稅基也基本與試點階段相同。而售后回租變化明顯。

       36號文將售后回租歸入貸款服務,稅率從17%降至6%,稅基仍為租賃息差,并且規定了本金可以直接進行進項稅抵扣,不需提供本金發票,解決了原來部分售后回租業務本金發票無法取得的問題。租賃公司售后回租稅負下降明顯,降幅近2/3。

       但36號文同時規定了下游企業不能作為進項抵扣,如果將出租人和承租人稅負合并來看,合計稅負較試點階段大幅上升,試點階段出租人所納增值稅全部可交由承租人抵扣,因此兩相比較,上升金額即出租人所納增值稅。即使較營業稅模式下,合計稅負也略有上升,即由息差的5%升至6%。售后回租喪失了相對銀行貸款的節稅優勢,對融資租賃業的發展速度、業務模式、定價結構及行業競爭力等各方面產生較大的影響。

2. 有形動產經營性租賃業務稅負未變化
      36號文并未對經營性租賃業務稅收政策進行修訂,經營性租賃業務稅負仍沿用試點階段政策,實際納稅額為租息的17%,未發生重大變化,融資成本不能抵扣的問題仍未解決。

3. 不動產租賃納入營改增范圍
       不動產租賃方面,由于試點階段并未進行增值稅改革,一直沿用的營業稅政策,稅基為租賃息差,稅率為5%。營改增全面推開后,將不動產租賃納入了營改增范圍,36號文規定了營改增不動產租賃執行11%的增值稅稅率,區分不動產的融資性租賃和經營性租賃,稅基分別為租賃息差和租息。較改革之前相比,稅負上升一倍以上。

       如果將出租人和承租人合并考慮,雖然融資租賃業稅負增加,但承租人可以獲得原來無法抵扣的租息部分作為進項稅抵扣。兩者相抵,整個經濟鏈條的總稅收并未增加,反而有所下降,下降額即原營業稅納稅額。

4. 其他展業影響
(1) 有助于解決資產轉讓難題

       試點階段,融資租賃企業代收租金后,因為銀行業尚未進行營改增,無法收到進項稅發票進行抵扣,這一問題在營改增全面推開階段銀行業納入營改增后可以得到解決。

(2) 或推高融資成本

       融資租賃業目前主要資金來源為場外銀行借款,36號文規定,場內無擔保拆借業務產生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免征范圍不包括場外拆借,銀行需對場外同業往來利息收入繳納增值稅,如果銀行將這一稅負向融資租賃企業轉嫁,將導致融資租賃業資金成本上升,甚至推高社會的融資成本。融資租賃業另一個主要資金來源為發行債券,債券的購買方以銀行為主,由于36號文規定持有債券的利息收入需繳納增值稅,因此面臨同樣的問題。

(3) 金融租賃公司逾期90天以上應收未收利息問題

      36號文在確認逾期90天以上應收未收利息暫不繳納增值稅的主體時,未將金融租賃公司包含在金融企業范圍內。由于金融租賃公司是由銀監會批準的持牌金融機構,實際應當被包括在金融企業范圍內,并與其他金融企業一樣,對逾期90天以上應收未收利息暫不繳納增值稅。

(二) 全面推開階段政策影響總結

       綜合來看,營改增全面推開階段對融資租賃業的影響有利有弊。有利的方面,一是對于融資租賃業本身而言,因最主要業務即售后回租稅率下調,稅負整體有所下降,二是解決了試點階段產生的資產轉讓問題、部分售后回租開票問題等。有弊的方面,一是售后回租承租人不得抵扣,喪失節稅優勢,二是經營性租賃稅基、資金成本可抵扣范圍等問題仍未解決,又新添了場外融資、逾期利息等新問題。融資租賃業在營改增三個階段的主要業務稅負變化如表1所示。


總結與建議

       我國以增值稅取代營業稅的改革,無論對宏觀經濟運行還是融資租賃業長期發展,都具有重要意義。但目前關于融資租賃業的營改增政策仍存在改進空間。應充分考慮融資租賃業在實體經濟中發揮的特有作用,對現行營改增政策進行微調,從而達到為實體經濟減稅、刺激經濟運行的目的。

(一) 充分發揮融資租賃行業特有優勢,賦予必要稅收激勵

      首先,融資租賃業對于國民經濟具有促進作用。由于特有的業務模式和行業性質,能夠天然地服務于企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對企業改善財務結構、平衡利稅、積累發展資本等有著其他信貸支持方式所達不到的效果,從而有效促進整體經濟發展,因此發達國家一般都賦予融資租賃業必要的稅收優勢。

       其次,對融資租賃業賦予一定的稅收激勵,可以使其更好地幫助企業技術更新、促進宏觀經濟穩健運行,從而擴大國家整體增值稅的稅基,可以使國家稅收收入不減反增。

       最后,由于融資租賃業能夠更好地鼓勵資本在實體經濟中增加投入,而非游離于實體經濟之外,這一作用對于我國當前的經濟形勢,顯得特別重要。另外,在科創中心建設和各地自貿區建設中作用巨大,為科技創新企業和自貿區相關企業提供融資租賃服務,有力支持了其發展,契合國家政策導向。

       因此,建議對融資租賃業出臺相關鼓勵政策,賦予更多稅收激勵,才能更有利于發揮融資租賃業對于國民經濟的重要作用。建議一方面出臺針對融資租賃業的專門稅收優惠,鼓勵更多企業選擇融資租賃,充分發揮融資租賃業作用。另一方面出臺更多固定資產投資優惠政策,如投資稅收減免、加速折舊等,并允許出租人代為行使上述稅收抵免權利,并通過降低租金的方式,將得到的抵免優惠轉移給承租人。

(二) 解決售后回租業務承租人抵扣問題

      金融租賃公司在服務實體經濟,促進制造業轉型升級和中國制造“走出去”等方面發揮著積極作用,但受限于一些外部因素,比如法律法規要求、特種設備的登記管理制度、租賃與采購稅收優惠政策區別等相關政策影響,使得租賃業務大多以融資性售后回租方式開展,以2015年金融租賃公司新增投放為例,回租業務投放約占總投放規模的90%。36號文將售后回租歸入貸款服務,雖然金融租賃公司售后回租稅負下降;但同時規定下游企業不能作為進項抵扣,導致承租人實際增加的融資成本大于金融租賃公司減少的稅負,違背了營改增“減稅、刺激經濟運行”的初衷,因此,建議對于售后回租業務,允許下游承租人抵扣進項稅,以體現國家對融資租賃業的扶持,同時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

(三)重新定義經營性租賃稅基,解決營改增過程中仍然存在的重復征稅問題

      根據現行的營改增政策,經營性租賃的實際稅基為全部租息,沒有扣除資金成本,這不符合增值稅僅對商品或勞務的增值部分征稅的基本原則。另外對于租賃物為購入二手設備時,還可能面臨因無法取得進項稅發票,導致本金部分重復征稅的問題。因此,建議稅務機關重新審視經營性租賃的稅基,按照增值稅征稅原則,將稅基確定為增值部分,允許在原稅基中扣除資金成本;對于購入二手設備開展經營性租賃的,按其業務實質,允許其主動申報、直接扣減。

(四) 按照增值實質,擴大資金成本的可抵扣范圍

      除銀行借款及發債等資金成本外,融資租賃業從其他融資渠道如保理等獲得資金的成本尚不能進行進項稅抵扣,導致作為增值稅稅基的增值部分被人為擴大,此部分成本支出與銀行利息支出并無本質差別,如不能抵扣有違增值稅實質原則。另外租賃公司多元化融資渠道,擴大資金來源,也有利于降低流動性和利率風險。因此建議將此類成本支出納入進項稅抵扣范圍,或以負面清單形式規定差額征稅的不可扣除項目范圍。

(五) 對目前存在的政策執行層面問題進行調整

       場外銀行借款方面,在原營業稅體系下,根據相關規定,營業稅下金融機構間相互拆借、占用資金可以免征營業稅,包括線下拆借。建議延續原免稅政策,將線下拆借業務加入金融同業往來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范圍,或以負面清單方式列舉必須應稅的業務行為,避免無謂地增加社會融資成本。逾期利息方面,建議明確金融租賃公司屬于金融企業,并可按相關規定將融資性售后回租逾期90天以上應收未收利息沖減當期利息收入,待實際收回時再計入當期應稅銷售額。

(六) 關注金融行業可能存在的稅負轉嫁問題

      營改增的全面推行使得社會整體稅負有所下降,但部分行業尤其是金融行業自身稅負水平可能有所上升。由于金融行業在市場中處于相對強勢地位,因此仍可能將自身上升的稅負通過調高利率或增加其他費用的形式向其他市場主體轉移,最終導致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上升。因此,建議在評估相關稅負政策調整結果時,應更多從實體經濟的綜合運營成本進行考量。
上一篇:藍皮書:我國融資租賃公司業務發展面臨四大制約
下一篇:乘用車售后回租的十三大風險及防控措施
返回列表
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大全,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手机版,久久精品国产在热亚洲电影大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