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重拳 掃黑惡 保平安
TEL: +86-760-87881086
堅決打贏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攻堅戰
資訊中心首頁 > 中穗 > 資訊中心
行業資訊公司新聞媒體報道

融資租賃熱為何在中山遇冷?

來源:南方日報 發布日期:2016-07-28 點擊量:1812
     最近,小欖一企業負責人黃先生急需800萬資金進行技改,選擇怎樣的融資方式,令他一度感到苦惱:到銀行申請期限為2年的固定資產融資,要以土地作為抵押,利率大約7個點,審核期限大概為半年,但通過幾率較小;通過融資租賃公司可以設備作為抵押,審批下來大概3個月,利率約9個點。這種融資方式雖然成本較高,但期限可以縮短一半,成功率也較高。再三權衡之后,黃先生決定試試“融資租賃”這種新方式。

     在“機器換人”浪潮席卷珠三角的大背景下,融資租賃漸成許多中小企業的重要融資方式之一。早于去年9月,廣州就出臺相關政策,提出到2016年底力爭形成若干個千億級的融資租賃產業集聚區,培育2—3家注冊資本超過50億元以上融資租賃龍頭企業和設立100家以上融資租賃企業。東莞也于10月底提出,從2016年起,連續3年每年撥付2億元支持企業通過融資租賃方式實現“機器換人”。

     記者走訪發現,中山早在2013年就已經有企業開展此項業務。但歷經兩年多發展,當前在中山注冊并真正開展業務的,一直都只有一家。同樣是擁有眾多中小企業,同樣是大力推動機器換人,鄰市開展得如火如荼的融資租賃業務,為何在中山并不受寵? ( 南方日報記者 林曉瓊)



方式 購買新設備先付“首期”再“月供

     某公司是一家大型跨區域PCB制造集團,現已成為華南地區極具影響力的電路板專業加工制造企業,總部設在中山市。該企業擁有價值數億元的各類生產和檢測設備,但是向銀行申請貸款時,銀行一般都要求企業提供土地、房產作為抵押物,占固定資產比重很大的機器設備卻無法獲得銀行融資。

     中穗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經過深入調查之后,認為該企業經營狀況良好,生產設備非常先進,決定以該企業自有的進口生產設備為標的,與該企業開展數筆、總額近2000萬元的售后回租業務,很快盤活了該企業的固定資產,使得該企業獲得流動資金補充。

      這是中穗融資租賃有限公司通過融資租賃模式助企業解決資金難題的一個成功案例。中山中小企業眾多,推動機器換人亟需大量資金。看到這一廣闊的市場需求,2013年,中穗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注冊落地。

     何謂融資租賃?該公司董事長王清華打了一個簡單比方:融資租賃就像現在“供房”一樣,企業家需要換新設備但一次性又拿不出這么多錢,那么可以先付“首期”,余下的款項向融資租賃公司以“貸款”的形式進行“月供”,根據設備總價的多少規定還款日期,貸款全部還完之后,這臺設備就可以歸企業主所有。“不同的是,對于房屋按揭,購買者一開始就獲得所有權,融資租賃則要租期結束,錢還清了,購買者才能獲得所有權。”

     工業制造企業除了土地產房,機器設備是他們最大的資產。不過,企業設備種類多,專業性強,處置難度大,剩余價值難確定,難以以設備作為抵押物。“融資租賃讓企業獲得新的融資渠道,促進企業技術更新和升級,避免企業期限錯配,出現資金斷裂風險。”王清華說。

     一家企業如果通過融資租賃公司貸款100萬元,做兩年期,手續費、保險費、利息等各種費用大概需要10萬元/年,租賃本金加綜合費用平攤到24個月,企業大概月租金5萬元左右,如果換算為貸款,大約資金成本為年息20%。”有業內人士分析,如果將企業的承租金換算成企業的融資成本,這一融資渠道的成本介于銀行信貸與小額貸款之間,期限一般在兩到三年。

      王清華透露,其在中山開展業務的前兩年,主要是通過售后回租的方式,幫企業解決流動資金的問題。即設備原來是企業的,但企業缺乏流動資金購買原材料,因此先把設備賣給融資租賃公司,再租回去。“設備所有權發生轉移,但占有使用權沒有轉移,這讓企業的生產經營在沒有受影響的前提下,獲得流動資金。”

     不過,隨著近幾年來市場形勢的變化,越來越多企業意識到必須通過提高裝備水平,增加競爭力。這時候,他們更傾向于通過融資租賃的方式進行技術改造。“企業購買設備的目的是提升技術水平,不是擴大產能,這是新常態下企業的選擇。”

     王清華透露,過去兩年其開展的業務中,售后回租占比達三分之二。“這些購置新設備的企業集中在智能教育行業、智能醫療行業、文化傳媒行業和智能交通行業等。

困境 中小企業意識淡薄難成氣候

     盡管融資租賃業務前景備受看好,但歷經兩年多發展,當前在中山注冊并真正開展業務的,依舊只有中穗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一家。為何中山融資租賃業務發展無法形成“遍地開花”的局面?記者通過走訪發現,不同類型的企業,對融資租賃這項業務呈現出不同的觀點和看法。

     中山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小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考慮到銀行固定資產貸款利率較少,融資期限較長,本想通過這種方式進行融資,無奈企業規模太小,銀行“瞧不上眼”;后來,該企業想到了銀行流動貸款,但因為流動貸款時常僅為一年左右,而企業技改一般要兩到三年才能見成效,也只能作罷。

    該負責人坦言,他們也曾考慮過采用小額擔保貸款,但因為該貸款方式利率過高,遠遠超過企業的預算,最后也決定選擇放棄。就在企業左右為難的時候,一位朋友對其推薦了融資租賃這種融資方式,獲得不錯的效果。“我們以設備作為抵押,雖然利率比銀行技改貸款要高點,但比小額擔保貸款少很多,且期限較長,算是比較理想的模式。”

   “融資租賃這種模式一旦為處于轉型升級期的中小企所熟悉,這些企業將會很快成為他們‘忠實的粉絲’。”一家國有商行副行長說。

     不過,對于有一定資質的企業而言,融資租賃并非他們的首選方式。中山聯合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瞿宗金告訴記者,近兩年來,該公司共投入2個多億元進行”機器換人”,其中一個多億元通過股東融資獲得,一個多億元通過銀行貸款獲得。

     盡管要從銀行獲得技改貸款門檻較高,不僅需要以廠房、設備等作為抵押物,審核時間也要將近半年,但他們依舊“不改初衷”。他向記者算了一筆賬:以貸款1億元,貸款期限3年為例,銀行固定資產融資貸款利率為6個點,即每年需交利息600萬,三年共交利息1800萬元;倘若使用融資租賃貸款,則每年需繳利息800萬—900萬元,三年共計繳利息2400萬—2700萬元,即融資租賃貸款3年要比銀行貸款多出利息600萬—900萬元。因此,對于中山聯合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他們在不是非常急于融資的情況下,更傾向于通過銀行融資,以最大限度降低成本。

     從記者走訪的情況來看,由于中山中小企業對此業務認識尚淺,大部分甚至從未聽聞,導致融資租賃行業在中山并未如其他城市一樣發展迅速。

     "融資租賃在臺灣地區和日本發展得非常好,臺資和日資企業對這種模式相對熟悉。深圳、東莞等地的外資企業多,這些外資企業在國內開工廠的,在融資的時候都會想到融資租賃這種方式,但中山大部分是本土民營企業,缺乏這種意識。”王清華預測,受到當前中山融資租賃機構比較少,滲透率、普及率會落后于佛山、東莞等其他城市,且這種差距會被拉大。

突圍

優化稅務政策實施細節

     今年8月份,中山市出臺《關于促進工作母機類制造業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在智能制造公共服務平臺方面,通過打造“中山市智能改造公共服務平臺”,為企業技術改造、智能工廠體驗、智能改造方案制定、設備融資租賃等一站式服務。此外,在現有政策的基礎上,該市還進一步對補助標準進行“提級”,如首臺套設備補貼標準從最高50%提高到70%等。由此可以看出,政府正對融資租賃行業釋放政策紅利。

    然而,說起當前開展融資租賃業務的情況,王清華依舊有許多苦惱。

    首先,融資租賃專業人才的欠缺,在一定程度上制約這個行業的發展。對于融資租賃公司來說,風險控制必須擺在第一位。“銀行拿土地和房產做抵押,風險好處置。我們的抵押物是各類器械,出現風險就沒那么好處置。”行業的特性,決定了他們在開展業務之前,需要對客戶的基本情況、股東構成、歷史沿革、產品技術、財務狀況、經營模式等進行系統的調查分析。據悉,因為行業專業程度要求非常高,導致當前國內2000多家融資租賃公司中,真正能開展業務工作的占比不到十分之一。

    其次,在政策的實施層面,該行業同樣碰到不少“攔路虎”。


    從大的層面來講,政府通過多種方式扶持中小企業發展,如貸款貼息等,但融資租賃這個行業未必能從中直接受益。

   “企業購買設備的時候,可以直接通過購買設備的發票證明其進行技術改造,領取貸款貼息。我們開展融資租賃業務的時候,設備的發票是先開給我們公司,公司再開給企業。但是我們開給企業的發票,并不能作為企業購買設備的證明。”王清華說,“如果不能把企業開展融資租賃業務也視為是企業購買設備,并從中扶持的話,融資租賃行業并沒有從政策中受益。”

    不過,相比這些大方向,與稅務相關的政策實施細節,更讓王清華傷透腦筋。

    以該公司開展車輛融資租賃業務為例。按照慣有手續,客戶在付清本金和租金之后,融資租賃公司就會為該車輛辦理過戶手續,并按照租賃金額開具發票。然而,今年省里出臺新的政策,要求企業將名下的車轉讓給客戶時,要再開一次增值稅的專用發票。“本來六七個點,再交一次稅開一次發票,再去了十七個點,我們還如何經營?”

下一篇:科技金融撬動產業升級 我市將推動科技金融創新列入今年改革重點之一
返回列表
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大全,久久精品国产精品亚洲手机版,久久精品国产在热亚洲电影大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